不看性别,林天苗的线条语言及其内涵

图片 1

图片 2

林天苗 作品

在第六届AAC艺术中国评选中,贾方舟老师第一次提出了M4的概念,与艺术界著名的F4(方力钧、张晓刚、岳敏君、王广义)呼应,M4包括了4位在AAC艺术中国上表现优异的女性艺术家:喻红、林天苗、向京、崔岫闻。但是,她们大多却回避甚至抵触以性别来作为考量坐标,在顾振清看来,文化差异使传统西方的女性主义在当代中国缺乏土壤,在当下社会语境当中,我觉得更多的女性会从人性角度来看待问题,再从女性角度看问题,开始关注第一性和普遍人性,把女性的第二性放在后面,中国的女性在各种观念激荡的时候,她们充分敏感地发现和发掘了自己的权利,重新考量她自己的义务和责任。雅昌艺术网也对这4位艺术家进行专访,从他们的生活经历与艺术创作中,建立观察中国艺术的样本之一。

线条能够改变事物的价值,将有用的变为无用的,将无用的变为有用的,线条能够聚集也可以粉碎力量,线条能够体现性别,改变身份,线条是你所经历的一个过程。

林天苗

这是林天苗对线条的解读,也是她对自己作品的阐释。从她早期作品《缠了又剪开》一直到近期作品《这里或是那里?》,在缠了又编,编了又解开的持续手工劳作中,线条成为她不断探求的手。她既可以用线来无止境的包裹她的世界,强调一种物体表象的可消融性;也可以用线来编织或拉伸,探求内心与外部的关系;还可以借助线条的意象扩展开,触极其形而上的思考在探求之中,我们不知是线条成就了她的作品还是她赋予了线条如此大的含义,抑或是在相互了解中繁衍了林天苗对生活与艺术的理解方式?

林天苗工作室里十几个工人安静的工作,她们的工作极度复杂和细腻,每个人旁边都有一轴轴丝线,她们将一缕缕丝线梳理到根根分明,涂了胶后用镊子小心翼翼的粘在骨骼模具上,就这样时间累计,所有的物体都被丝线所缠绕。这就是林天苗从1995年到现在都在进行的与线相关的工作,直到现在她每天上午差不多九点起床,在十二点之前都会参与到手工制作中。

林天苗用线条作为媒介,起源于她对儿时生活的视觉回忆,而在此之前并无任何关于线条的冥思苦想与先行的观念。而可以确定的是线条是她打破尴尬的一个出口,使她在思考艺术、思考生活及世界之时有了更恰巧的进入方式。原因在于:经历了7、8年的美国生活又回国后,林天苗的心理状况正处于比较复杂的转换状态,而这些感触还来不及细细整理,但迫切需要表达,于是她在脑中搜寻到儿时的视觉经验:许许多多的白线团,母亲时常用这些线穿上大针做衣服、缝被子,自己也经常帮母亲缠线、织线衣
于是线就在此种机会中进入林天苗的艺术语境。

工作室其他角落中摆放着她各个时期的作品,包括之前的白色丝绸和棉线缠绕的女人体,也包括近两年的彩色丝线缠绕的骨骼系列的作品。在还未成型的作品中,看到最多的目前正在创作的,将日常工具例如钳子、锤子等与骨骼组成一个合体,再以线进行缠绕,她阐释说:工具本身有一个固有的功能性、时间性、社会性和地域性,或者它的一个用途、功能,如果你改变它的用途,以前的功能就消失了。就和你的骨骼一样,你的骨骼不起任何作用的时候,它以前的功能就没了,当然把它们俩有意无意地,或下意识地结合在一起的时候,新的功能产生了,新的意义也就产生了。

此外,线成为其艺术语言不仅仅在于一点儿记忆的触发,还应归结于林天苗的审美取向、个体特征及社会状况等因素。无疑,7、8年美国生活经历,必然使流行于美国的当代艺术经验在林天苗的脑海中留下痕迹,这造成她对棉线、针、缝纫机等现成品的自然使用。其次,林天苗当时的心境已经相对成熟,已经能够以自我需求去对应适当的艺术语言。再者,90年代中期的中国已对西方后现代艺术体系做过研究,因此也使艺术界可以认真看待林天苗的线条语言。似乎就是这些契机共同促成了线与林天苗的相互关系,其早期作品《缠的扩散》、《缠了又剪开》也适时生发出来

平时若无特殊安排,林天苗都是比较规律的,上午在工作室忙碌,直到12点钟就已经很累了,下午零零散散地交代一些事情,做一些自己的工作,中间穿插着儿子的事情、邮件的事情等,让她很难松弛下来。对于这种紧张的忙碌,林天苗说是因为在准备今年9月份纽约的回顾展以及10下旬的纽约另一个画廊的个展:等待这种大型展览等了很多年,现在是很累的状态,我并不喜欢这种状态,可是你要完成肯定有这种状态。

可以看出,林天苗的早期作品,是在用线不断缠绕的过程中渐渐整理出头绪的。缠绕不是她现有的观念,而是她求索的过程。她试图在作品发展的过程中逐渐完善自己的思考。此时棉线仍作为一种儿时生活经验再现于她的作品中。在回忆儿时满屋都是线球时,她惊讶于线球的质感与力量,发现线和针之间其实有着一种可以转换的视觉体验,于是由此出发,她进入材料对比与转换的艺术实验。《缠的扩散》所用的材料仅是针和线。林天苗像她母亲以往那样把棉线一圈一圈地卷起来,卷成一个个标准的线球,这个工作大概花了两到三个月,做了2万多个小线球。在棉线变成线球,线球逐渐增多的时候,视觉感受也发生了变化:空间似乎慢慢被这些线球侵蚀,形成强大的视觉冲击,一反棉线的柔弱感,形成了扩张的力量。与此相反,当作品中的对立因素针被密密麻麻地排列起来后,其原本的锋利感完全消失,形成远观似毛的质感。这种软硬的转换在手工操作的过程中逐渐显现出来,带动着人心理上的微妙变化。林天苗似乎在以此为手段重新体验其母亲为生活、生存而经历的心理过程;体验一种沉浸在琐碎日常生活中的特殊感受。其实这也正是生活带给我们的感觉:生活中时时刻刻充满了各种意想不到的颠覆,如:生存压力下人的转变,人对环境的影响、环境对人的作用等等。这是林天苗对线的要求,她在此试图把远去的记忆重新拉到当下的生活中,对比审视,让原来的生活为现在的生活指清去路。

回顾展将展出29件作品,其中一件作品中包含着15件小作品。作品包括从1994年的第一件《缠的扩散》开始直至2012年的新作。由于作品的制作过程繁琐,展览之前林天苗在时间上的压力特别大,即使新作展出一两件而已,如今的作品体量跟之前相比变小,但越小的东西越难做,越小的东西力量表达起来要求更精准。

同样以此思路跟进的作品是《缠了又剪开》,binding and binded
是其英文名,意味着束缚与被束缚。作品起初也无特定的含义,林天苗只是把家里的旧东西:锅、壶、椅子、等家庭用品全都用棉线缠了起来。此时,本来有用的物品完全被束缚,变得像玩具一样,失去了实用意义。这个从有用到无用的转变是林天苗主动施与物体的,她因此成为束缚者,通过束缚她的家庭用品来改变她的家庭生活。在此,线于她的含义已不在于体验过去的经历,这个象征家庭生活的标志被林天苗拿来改变自己的生活。因此棉线的意义也随之推进了一些。

林天苗《缠的扩散》 装置 1995年

缠绕与被缠绕、束缚与被束缚是她早期的心象写照,体现出她回国后寻找生活轨道时既争取又受限的纠缠不清的心态。当这种矛盾心态被带入作品后,胁迫感和扩张力就从中释放出来。

近二十年,与线的缠绕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