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奈爱的梦幻泡影,那些出现在艺术家的作品里的诱人野餐

图片 1

摘要:躺在10位艺术家的野餐草地上

《莫奈画像》卡罗勒斯杜朗

1988年Francois
Pasquier先生在旅居国外数年后回到了巴黎,他想办一场派对,邀请以前的朋友们共同参加。但由于参加的人太多,聚会场地成了问题,他只好把派对地点选在巴黎西边的大公园布洛涅森林,并约定大家都穿白衣,以方便彼此确认。这场派对非常成功于是大家相约隔年再以同样的方式再度相会。

所谓信仰,听起来只关乎宗教,事实上信仰是广义的,如印象派的信仰即为光。当时,20岁的莫奈在恩师布丹的推荐下到了巴黎学画,并认识了一批以光为信仰、离经叛道的青年,其中包括后来的艺术大家西斯莱、雷诺阿等。他们在学校里交钱雇模特绘画,更多的时候将画架搬至户外去捕捉光影。

自此,每年的巴黎都会举办一场白色野餐会,今年也不例外,一万四千人参加了本届在巴黎荣军院举行的白色晚宴,被邀请的人们全部身着白色的衣服,奔向在开始前一个小时才被告知的宴会举办地点,开始一场别开生面的夏日野餐。

雷诺阿曾说:当时的莫奈是一个讲究布尔乔亚打扮的人。布尔乔亚美学带有知识分子和落寞贵族的色彩,一言以蔽之就是穷讲究,也是现在所盛行的小资情调,这与当时普遍爱好不羁的吉卜赛人装扮的流行趋势格格不入。当时同为穷学生,可莫奈打扮的却像一个花花公子,他的兜比脸蛋还干净,却要穿带花边的衣服并且纽扣得是纯金的。虽到后期雷诺阿和莫奈都被人们奉做不食人间烟火、只知阳春白雪的艺术家,可在当时莫奈把兜里的金币全换成了好看的装扮,只得天天靠四季豆生活。不过也正是因为莫奈穿着不凡的样子,时常会有人邀请他们去参加宴会,每每有饭局,莫奈和雷诺阿就会结伴蹭吃蹭喝。莫奈有一段时间除了光影风景,还在画烟雾、气体,为此,他曾凭借一身气派打扮,只身前去圣拉扎尔火车站,对站长吹嘘自己是著名画家,要画他们的车站。站长见他派头如此之大,不好意思说自己才疏学浅没听说过莫奈,只得对莫奈言听计从,帮助他控制车站完成了作品。虽然贫穷,但雷诺阿在之后的日子里对自己的女儿说那是他人生中最快乐的时光。

而野餐这个主题也常常出现在艺术家的作品中,这就带你走进10位艺术家的野餐现场。

巴黎乃当时世界的艺都,在当地青年艺术圈中,莫奈结识了比自己大8岁的富家少爷马奈,马奈创作的《草地上的午餐》,画中裸体女子与穿着完整的绅士呈现冲突,人物姿势的来源乃拉斐尔设计的莱蒙特雕塑,形式则来源于提香的《田园音乐会》。马奈的画中阴暗交错俨然已注意到光影关系,当时这幅画在批评界引起舆论哗然,然而莫奈却早已站好了队伍与批评界对抗。

1、《船上的午宴》

在巴黎求学几年后,莫奈在圈中已小有名气,他继续坚持着对于瞬间的把握,着笔虽粗,但讲究捕捉光影效果,他创作了一系列人物画,其中包括向马奈致敬的《草地上的午餐》和《绿衣女子》,正是后者参加了年度官方沙龙,为当时的批评家所接受,称其为自然主义。这是莫奈人生中的一个转机,不是因为其被官方认可,而是他发现了属于自己的那一根肋骨卡米耶。与此同时,莫奈的作品《花园里的女子》惨遭沙龙拒绝,事业失意、爱情得意的莫奈携妻儿到特鲁维尔继续创作。

《船上的午宴》是雷诺阿40岁时的作品。而这些画中人是雷诺阿的朋友们。雷诺阿的未婚妻艾琳,是画家也是艺术赞助人的古斯塔夫凯勒博特,女演员昂热莱格,意大利记者阿德里安马吉奥洛,甚至雷诺阿的情人珍妮也在这幅画中。整幅作品愉快欢乐,夏日的阳光撒进这家船上餐厅的每个角落。

天才诗人米尔顿曾言每一行诗都要表现自己的性格,诗人、画家、音乐家都如此,你把马奈、莫奈的画割开来看,照样笔笔马奈,笔笔莫奈。三十而立的莫奈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经历了战争,患过了疾病,继承了遗产,创作出了印象派最具代表性的画作《日出》,并且同自己的好友共同举办了联合画展,他们的创新举动被当作艺术圈的异教徒,甚至保守派《喧哗》杂志记者路易勒鲁瓦发表了一篇《印象主义者展览会》的长篇评论,攻击此次展览的艺术家将草稿或乱涂鸦的作品拿出来展览。

2、《昔日》

在莫奈还未满40岁时,年轻的卡米耶患盆腔癌去世。卡米耶还未离世之时,莫奈曾耗尽十年时间完成了《红围巾:莫奈夫人的画像》。在画中,莫奈真正是惜色如金,大胆地在全幅画中采用了白色,而将画面中心的卡米耶头巾画成了红色,将观者的视线中心移到了卡米耶忧伤的脸上。在画面中,卡米耶匆匆经过莫奈的窗前,一眼回眸满是爱恋,却也充满着因病痛带来的疲惫。

这幅画描绘了一个非裔家庭正在进行着高尔夫、游艇和野餐等活动的场景。今年5月艺术家克里詹姆斯马歇尔的这件作品《昔日》,以2111.45万美元的高价在苏富比纽约当代艺术夜场”上成交,这个价格是1997年芝加哥大都会码头和博览会管理局2.5万美金拍价的800倍,与此同时,这也刷新了艺术家个人的拍卖战绩,突破了有史以来在世非裔美国艺术家最高的拍卖记录。

莫奈对于细节的捕捉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在《临终的卡米耶》画作中,莫奈极力想挽留住爱妻的容颜,他在病床前,对着那面无表情年轻的容颜端详许久,而后在画布上,用冷色系画出了即将褪色的恋人容颜,并且在画面右下角签上了名字并画了一颗心,莫奈为这幅画附送了自己的爱与灵魂。莫奈不爱理想的美,他所捕捉到的爱人最后的一刻也是模糊不清的。人们问:这是画卡米耶呢还是画那肃穆的光呢,但人们都忽略了,那一刻,卡米耶是和暗淡的光一同扎在莫奈心里的。后来这幅画展出时,很多观众在画前恸哭,不知为何,就是因为画中模糊的影像和令人窒息的氛围,让所有人为之哀悼。

3、《野餐》

在爱人离世一段时间之后,生活困苦的莫奈的画作开始被接受,生活也开始有了起色,于是他开始旅行与继续自己的使命让世人在他的画中,看见光影,感受到自然。他开始安家置业,在不同的天气、季节、光照之下不断创作,其中有著名的《麦垛联画》、《鲁昂大教堂》。后来莫奈在庭院中筑日式小桥,在晚年患眼疾时,开始以睡莲为主题进行创作。在艺术史上,莫奈是一个为数不多的幸运儿,他活出了两个梵高的年龄,也见证了那些曾经侮辱谩骂他的世人终将桂冠还予自己。

这是一幅法国艺术家雅姆蒂索在1870年的作品。雅姆蒂索是英国维多利亚时代新古典主义画派的代表画家,他擅长表现时尚人物的对话场景,批评家约翰拉斯金曾称其作品为只不过是庸俗社会的彩色照片。但他的作品却是19世纪最好的视觉档案。

莫奈是怀有一颗赤子之心的艺术家,对人、对世界、对自然的真诚造就了他。或者说,他已不是在绘画自然,而是,他即为自然。

4、《草地上的午餐》

编辑:admin

《草地上的午餐》由法国写实派与印象派画家爱德华马奈创作于1862年和1863年间。当时这幅画的问世震惊了法国公众。裸体的女子正与两个着装讲究的男士共进午餐,而背景中还有一名女子在小溪边。这一反常态的表达方式是对当时古典绘画常见的教化和情感主题的讥讽与挑战。画的背景没有深度,也几乎没有阴影,给观众的印象不像是在户外,更像是在一间画室内。而画中的女子正视着前方,这个前方可以认为是画家,也可以是看画的人,又或者是画中野餐地的某个地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