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历史九年级上册,铸钢起家的企业是如何在炮火中战胜法国

战争是对军品最好的检验。1870年的普法战争,克虏伯工厂生产的全钢线膛后装大炮撕碎了法国人的防线,炮弹像“镰刀收割麦子”一样歼灭了敌人。

图片 11867年,德国在第二届巴黎世博会上展出克虏伯军工厂生产的全钢线膛后装大炮。

两次世界大战中,克虏伯军工厂把“优质”的理念发挥到了极致:巨型榴弹炮、克虏伯-马克沁机枪、反坦克大炮、中型坦克、“虎”式重型坦克、“铁拳”反坦克火箭筒、潜艇……优质、可靠成为克虏伯军品的代名词,克虏伯军工厂也成为当时孕育战争机器的“摇篮”。

在1914年6月18日萨拉热窝事件发生后的5周内,欧洲各大国都迅速进入了战争状态,古斯塔夫·克虏伯不失时机地将一句“敌人越强,荣誉越大”的标语写进了自己的黑色笔记本。到了战争第三年,克虏伯每月向德国军队交出900万发炮弹和300门各型大炮,以及其他种类数量不可胜数的军火,包括攻克凡尔登的420毫米口径巨型工程榴弹炮,它制造的克虏伯-马克沁式机枪在索姆河让协约国军队在一天之内损失了2.6万人,但仅推进了几公里。在战争即将结束的几个月前,克虏伯从这次血腥冲突中获取的军火订单已经使其盈利4.32亿德国马克。

图片 2

到了19世纪中后期,普鲁士统一德国前夕,鲁尔已经成为欧洲大陆上最庞大的工业城市体。在鲁尔工业区的边缘地带,位于蒂森的一座炼铁炉,拥有一位自负、顽固、冷酷的主人弗雷德里希·克虏伯。

■珥 赓

在鲁尔工业区的边缘地带,位于蒂森的一座炼铁炉,拥有一位自负、顽固、冷酷的主人弗雷德里希·克虏伯。这里生产厨具、农具以及普鲁士陆军急需的炮弹,弗里德里希和长子阿尔弗雷德曾在这里昼夜不停地试验,希望能掌握英伦三岛工业革命中这项最为诱人的技术,并付出了接近30年的漫长岁月。克虏伯几度濒临破产,阿尔弗雷德曾绝望孤注一掷地前往英国伯明翰、利物浦等地匿名考察,然而,克虏伯仿制钢的质量依旧很难与舶来的英国货相媲美。

优质是企业的制胜法宝

1880年则飙升至4697.4万吨。

1906年,英国海军宣布建成无畏级战列舰,不甘示弱的德国拿出拿骚级战列舰进行对抗。拿骚级战舰上的主炮便是由克虏伯工厂设计,每分钟3发的射速大大超过无畏级。同时,克虏伯提供的电力驱动炮塔和三胀往复式蒸汽机也更加稳定和先进。质量决定军品的成败,克虏伯家族牢牢抓住了这个命门。

1860年10月,刚登基的威廉一世参观了克虏伯的炼钢厂,阿尔弗雷德预备了一间超过300平方米的大厅来展示工厂的成就,包括生铁与铸钢车间生产流程的模型、钢锭、火车轮轴与克虏伯大炮的样品,全副军礼服、头戴双鹰标志尖顶银色头盔的威廉一世兴致盎然,他授予了克虏伯红鹰勋章与骑士十字勋章。当月,威廉一世责令陆军部向克虏伯订购了100门发射6磅炮弹的新式后膛装填线膛炮,订单总额20万塔勒,过了几个月,阿尔弗雷德被国王邀请至波茨坦皇宫做客,冯·奥托·俾斯麦也亲自前往阿尔弗雷德的新建府邸造访,两个能够决定德意志未来前途、雄心勃勃的人发现,他们从“君权神授到古树审美等每一件事情上都看法一致”。从那之后,克虏伯就以其国家与扩张主义的抱负而获取了未来德意志国家权力给予的特殊支持和优惠。

正如当时德国皇帝威廉二世所言,克虏伯工厂要“保持住高效率,并继续向我们的日耳曼祖国提供在质量和性能方面让任何其他国家都无法企及的武器!”

届时,欧洲报纸惊呼,欧洲失去了一位情妇,得到了一位主人。随着德意志帝国的崛起,德国工业制成品也开始征服世界。加拿大太平洋铁路系统公司标榜自己的机车全线使用克虏伯出品优质钢轮毂与车轴,美国铁路大王爱德华·亨利·哈里曼一次就提交了2.5万吨钢制铁轨的订单,在普法战争结束后的5年内,瑞士、荷兰、土耳其、中国、埃及、奥地利等国一共购入了2.4576万门口径型号各异的克虏伯大炮——血腥的战争让克虏伯成为欧洲最有权势的工业家。

德国克虏伯工厂

今天,在埃森市利姆贝克大街与韦恩霍夫街交界处的街角,有一块不锈钢纪念牌,告诉人们这是阿尔弗雷德·克虏伯的诞生地,距离不远的阿尔滕多夫大街上,已经成为蒂森-克虏伯联合钢铁公司下属,具有百年历史的冲压锻造车间依旧在工作,满载钢水、火花四溅的铸模不停地穿过车间,经过锤炼和冲压,变成钢板。

19世纪,德国鲁尔地区弥漫着工业的喧嚣,永不散尽的浓云下酝酿着一次次工业巨变。克虏伯家族从炼钢炉、铸钢厂起家,生产厨具、农具这些低端铸钢产品。为了实现将产品销往整个欧洲的梦想,弗雷德里希与长子阿尔弗雷德想尽办法提高产品质量,在小屋里昼夜不停地试验。

在很长时间里,克虏伯都不得不依靠传统的刀叉餐具订单来维持自身生存,唯一一项说得过去的专利技术是改良的硬质轧辊:“将未经加工的银片或其他具有延展性的金属片压制成人和形状,带人和常见花纹的叉子和勺子,切割干脆,图案清晰干净。”然而,真正即将改变克虏伯乃至未来德国命运的两件产品却在阿尔弗雷德的日记中被一带而过,几乎忽略了——它们是两根中空铸造、冷拉成形的滑膛枪枪管。

德国克虏伯工厂

如果说德国工业巨人有一颗庞大、强韧的心脏,那么,肯定非鲁尔工业区莫属。巨大的煤炭矿脉像一道地下的黑色脉搏,从德国中北部出发,一直延伸到波兰境内,这里是欧洲最高质量的焦炭产地,这个地区的15座城市紧密聚集在一段200平方英里的地区内。如果驾车驰骋于今日的多特蒙德——杜塞尔多夫高速公路,只要3小时就能将鲁尔地区一览无余,普法战争,第一次世界大战和第二次世界大战,德国之剑的锋芒三次都是在这里被锻造出来,一如着名经济学家凯恩斯所言,德意志帝国,确切来说是用煤与铁打造的,而非铁与血。曾担任第三帝国国防军参谋总长的弗兰兹·哈尔德将军在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上作证时声明,“鲁尔工业区是德国战争行动中最重要的因素”,而在盟军高级指挥层中,在诺曼底登陆后尽管有诸多分歧,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如何尽快占领鲁尔工业区这个首要战略目标。

克虏伯军品随即开始征服世界。优质钢轮毂与车轴、钢制铁轨、型号各异的克虏伯大炮和战列舰……克虏伯的标签遍布世界各地。到二战前,克虏伯工厂是全世界最重要的军火生产商之一,产品几乎涵盖了各种武器门类。甚至在中法海战中,克虏伯大炮一炮击沉了法国海军的旗舰。

图片 3阿尔弗雷德·克虏伯

半个多世纪风云更迭,克虏伯帝国在战后摆脱家族统治成为股份公司,经历转型、合并,1999年合并蒂森公司成为蒂森·克虏伯公司,以钢铁制造和机械生产为主。与当年巅峰时期相比,如今的克虏伯有了些许黯淡,但一代军工巨头的优质之道,化作满载钢水、火花四溅的铸模,在一块块钢板制品中再次焕发生机。

尽管如此,克虏伯依旧能在上世纪50至60年代最终摆脱家族统治成为股份公司前,再次成为全球工业领域的一颗明星,战后第三世界国家的现代化迫切需要这些曾经的殖民地和农业国建立自己的重工业,克虏伯的“工程咨询与建筑”部门生意兴隆,在墨西哥、希腊、伊朗、智利以及苏丹等非洲国家,克虏伯的三环标志随处可见,曾经在战时制造潜艇与战舰的克虏伯基尔港船坞迅速提供了一支商船队,将炼油、轧钢、铸造、挖掘设备运往世界各地,在重新开业两年后,克虏伯每年的营业额即达到10亿美元,其中1/5来自海外。

经过不断探索,克虏伯家族制造出2根中空铸造、冷拉成型的滑膛枪管。在政府的支持下,克虏伯家族成立新公司和工厂,引入工艺先进的贝塞麦转炉炼钢法,生产出优质的“克虏伯钢”,为德国工业化进程提供了有力支持。

1900年,阿尔弗莱德之子、第二代克虏伯掌门人弗里茨骤然去世,6年后,一位性格刻板、节俭、严肃的外交官古斯塔夫·冯·波伦·哈尔巴赫通过迎娶弗里茨20岁的女儿伯莎,成为新一代“大炮之王”,这桩政治联姻是在皇帝威廉二世本人的直接授意下发生的,为了保持这个军火帝国统治家族的连续性,作为男方的哈尔巴赫男爵必须接受克虏伯的姓氏。8月份在休格尔别墅举行的隆重订婚仪式,仿佛是德意志帝国内阁的一次全体会议,出席的还包括全体参谋本部的高级军官和海军大臣提尔皮茨,皇帝的新人祝酒词是:“祝我亲爱的女儿,保持住整个克虏伯工厂已有的高效率,并继续向我们的日耳曼祖国提供在质量和性能方面让任何其他国家都无法企及的进攻性和防御武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