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是下一个热点吗,2014广东第5届当代油画艺术展

8月14日,由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办、广东省美协油画艺委会承办的“第六届广东当代油画展”在深圳关山月美术馆落下帷幕。该画展是具有全省性和较强专业代表性的常设展项,平均每两年举办一次,如今已连续举办六届。此次画展延续着岭南文化的精髓,显示出多元、开放、包容、个性强烈的独特面貌。展览显现了广东艺术家对当代中国生活的思考和艺术探索。据了解,本届画展以“图像与话语”为学术主题,展出了从广东各地选送的900余幅来稿中经严格评审入选的200余幅佳作,其中有25幅作品获得了本次展览的创作奖、学术奖和优秀作品奖。从本次展览获奖与入选的作品来看,当代文化语境下,青年画家在重视视觉表达效果,借助图像表情达意的同时,不忽视油画语言艺术的视觉性话语叙事,通过图像表达自己的见解和文化深度。南方日报记者独家专访广东美协油画艺委会委员、广州美术学院教授吴杨波,畅谈广东油画的发展与未来。发展油画的写意性可能是下一个热点摄影技术出现后,传统的绘画艺术面临着来自图像的挑战,同时图像也为绘画在创作方式和创作观念上带来了改变的契机。油画的发展也经历了冲击和变革,油画家开始通过写意等方式来实现突围,从反意识的层面发展出现了像梵高、高更等写意派的画家。随后,当代绘画的创作观念更加多地转向对图像的利用。而在中国,油画作为外来的画种,自明朝初期传入以来,却呈现和西方完全不同的情况。当西方慢慢放弃油画的时候,中国开始流行,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油画在上海的官太太、留洋的学生中间风靡,称为上流社会消遣、娱乐的方式。新中国成立之后,油画、交响乐等艺术形式开始盛行,慢慢成为国家的主流艺术。而到了上世纪80年代,中国油画出现了划时代的变革,西方现代绘画成为中国艺术家更新观念、改变艺术风格借鉴的对象。吴杨波从受众的角度向记者解释道:“上世纪80年代,富裕起来的市民对于油画的关注度逐渐升温,他们将油画视为一种高层次的精神和审美的享受。”进入当下,油画相比以往面临着更为复杂的文化环境,写意油画这一融合了中国传统文化的绘画形式大受追捧。一时间涌现了无数跟风的画作,更是因为“写意”这一“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独特的表现方式,出现了很多滥竽充数的作品。问题广东油画需要突破图像时代的迷思广东在中国油画版图上占据着重要地位,其群众基础和人才基础两方面都可以和北京媲美。在油画热逐渐消退的过程中,北京通过政府的扶持,创作一些历史题材的画来维持热度。杭州通过和文人的情怀来结合。广东则强调社会和艺术的结合。广东是一个足够温和与包容的地方,在油画方面也是如此,但因此也缺乏了旗帜鲜明的特征。很多艺术家绘画的手段和方式,达到了摄影的效果和观念,画面逼真,精致入微。但又会过多地局限于技术,追求画面的“现实性”,而忽略图像本身所要传达的思想与声音。“虽然油画现在面临巨大的危机,但是很有可能不知道哪一天就突然火起来了。不过最终还是会退守到精英阶层变成人们去把玩的一种艺术形式。”吴杨波对记者说。艺术的高雅之处在于有它的局限性,并不是大众的艺术。而这也恰好符合了大众的心理,要知道人们都有一种向上看的心态,如果一味的降低标准来迎合大众,反而会适得其反,而这也就是“附庸风雅”的逻辑。当然受众也不要被“小富即安”的思想困住,停滞不前。在孟京辉之后,戏剧开始有了新的可能性。从毕加索设计舞台开始,就实现了油画向视觉方式的跨界转变。“油画作为一种空间艺术,未来开始尝试与其他艺术相结合,通过视觉思维去运作,开辟一条新的道路,现在很多的创意园都在走这样的路子。”吴杨波表示。未来油画的未来在于“深度”“现在有很多青年画家的油画作品都很优秀,我知道这是一种新的力量,但这种新的力量是什么,我说不清楚。但在新时代有一种焦虑,即如何去说服别人,让别人相信作在画布上的一件作品是有价值的。”吴杨波教授也向记者表达了他的疑虑。在现阶段大众对于油画艺术的认知度、接受度都比较低,很多人无法静下心来到美术馆认真地看一幅画,欣赏一幅作品。但是,在吴杨波看来,在这个时代,重要的不是一件事情的强度,更不是它的广度,而是在于它的深度。“马奈因为左拉而被大众所熟知,毕加索将沃拉尔作为知己,这些都说明了推广的重要性。视觉艺术本身离大众比较远,不容易理解,需要有中介去对他进行二次创作。从某种程度上讲,传播者和研究者是想通过自媒体、纸媒等等媒介去传达一种声音,去营造一种氛围,进行适当的舆论引导,提高受众关注度,这样大家才能慢慢融入去接受。”吴杨波说。当然,媒介的传播并不是简单地哗众取宠,而是用一种全新的、易接受的方式向大家普及关于艺术的知识。说到广东油画的前景时,吴杨波还是比较乐观。他认为很多买画的人不再仅仅是怀揣着艺术投资的目的,更多的是出于其生活中的审美需要和精神诉求的表达。他也一再表示要注重培养观众对于艺术的鉴赏力。要知道传播并不仅仅是单纯的口号,而是需要专家通过通俗易懂的语言去普及,去让大家理解。“当然这一切都建立在受众已经有了一定的文化知识,生活经验和人生阅历等等。随着人们视野的不断拓宽,对于艺术的理解也会很不一样。”

图片 1

刘卫培《躲猫猫No.2》在这幅作品中我们看到了艺术家个人的幽默感与叙事研究的突破,以往我们以为讲故事要有一个中心,或者说一个视觉焦点,但这里有八个焦点,站在画面前慢慢欣赏每个形象的不同与趣味,也是当代叙事的某种有趣之处。

李耀忠《本固任从枝叶动之画说凉意》这张画的标题有点儿难读,其实是来源于一幅老对联立身树为模,本固任由枝叶动;处世钱作样,内方还需外边圆,说的是传统修身立德为人处世的理儿。即使不知道这个典故,也不妨碍我们看出画面中把油画技法和中国传统的写意的叙事方式相结合的努力。

这个由广东省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打造的广东当代油画艺术展品牌,迄今已有十余年的历史。油画家们的广泛参与、艺术流派的交相辉映、艺术思想的激烈交锋以及多姿多彩的展场呈现,似乎都已经不够说明这个展览的特点;事实上,广东新千年以来的几乎所有重要的当代油画家,都曾经在这个平台上亮过相,很多年轻艺术家通过这个平台走上艺术明星的道路它更像是广东当代油画的大本营。

经过展览组委会一年多的筹备,在广泛的发动和严格的初、复评筛选之后,最终有近150件作品从全省800余件送展作品中脱颖而出;其中的10件获作品奖。

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省文联主席、广东省美协主席、广东画院院长许钦松介绍说:在全国美展之前举行这样一次练兵,有两层用意:一是对各位画家近两年的创作做系统观摩,以期相互促进和推动;二是在中国油画的进程中,广东是中国油画发展的发源点,而当下广东油画的定位如何,借由一个主题性的学术展览可以帮助我们系统地梳理广东地区近年来在图像的叙事领域涌现出的新思维、新方法和新作品,对未来广东油画发展进行探索与思考。

他并且强调,此次展览的作品只是我省近年来油画创作中的一小部分,许多画家正在紧张地为全国美展制作,他们的作品还来不及拿出来。

中国美协理事、《美术》杂志执行主编尚辉在开幕式上表示:广东是中国油画发展的重镇,不仅仅是因为这一地区在中国油画发展史上深厚的渊源,而且表现在其油画发展与当代现实之间构成的关系。这次的展览的主题叫做图像的叙事性,实际上可以看到,广东油画的发展,既有时代的思潮,观念的延续性,也同时和写实特征是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呈现广东当代油画创作的现实图景

第5届广东当代油画艺术展以图像的叙事性为主题,那么何谓图像的叙事性呢?就是要在画面中讲述一个完整的故事吗?那么抽象画就被排除在我们观察的视野之外了吗?

省美协副主席、省美协油画艺委会主任、广东画院副院长林永康表示:在当代,随着非线性叙事理论的发展,叙事概念本身的拓展和图像观念的深入人心,叙事性图像开始成为当代视觉艺术家积极探讨的课题。本届油画展将延续上一届对图像的关注,探讨当代油画家在图像叙事方式上的多方位实践,希望呈现广东当代油画创作的现实图景。在画家们的作品中寻找他们各自观看世界的方式,以图像的方式展现镜像的现实、精神的现实、艺术家自我心理的现实。

相关文章